激荡起浮的互联网10年

107人参与 |分类: 暴富风口|时间: 2020年04月20日

— 1 —

1969年,美国国防部研究计划署第一次将互联网应用于军事连接。随后美国西南部四所名校的四台计算机通过这项技术连接起来。

谁也没想到,这项计划会对人类的命运产生如此重大影响。

1993年,互联网真正诞生。美国白宫宣布开始提供「在线服务」。

很快,小小的「在线服务」迅速风靡起来。「Internet」这个词,开始流行于全世界。

第一代互联网巨头纷纷登上历史舞台,这其中以雅虎为翘曲,市值一度达到令人胆寒的2000亿美金。

2000年3月,以技术股为主的NASDAQ(纳斯达克综合指数)攀升到5000点,网络经济泡沫达到最高点。

随后泡沫破灭,形势急转直下,第一轮互联网泡沫来得快,破灭得更快。

无数家互联网公司倒闭。而活下来的公司,很多都成为第二代巨头。

视角拉回到中国。

1998年,在方正担任部门总经理的周鸿祎,按耐不住创业的冲动。杀到互联网,创立了3721,最终以1.2亿美金的价格卖给雅虎。

2001年,网易股价跌到几毛钱,焦虑的丁磊到处找人投资,却无人问津。未曾想,短短几年之后,上涨数百倍。

2002年,用户大量的涌入让腾讯的服务器不堪重负。千万级的流量带来的却是无尽的烦恼,马化腾到处兜售QQ,却没人能看懂QQ的未来。

在被雷军、张朝阳拒绝之后,盈科电讯投资了马化腾,腾讯随即开启了一代霸主的征程。

时间一晃来到了2007年,乔布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玩意,对大家说:这个将改变世界

激荡起浮的互联网10年-第1张图片-富佰万


嘲笑乔布斯的人,绝没有想到,这个小玩意不仅仅会改变世界,还会掀起一个腥风血雨的时代。

— 2 —

互联网从应用于商业社会的那一刻,就完美遵循着黑暗森林法制。

每一个创业者,都像一个在黑暗森林穿梭的猎人,必须时刻保持警惕、小心翼翼,看见任何对手扣动板机的速度和瞄准的准度,决定了最终的命运。

猜忌链是互联网竞争的主流。我不知道你会对我干什么,因此我选择先动手。

降维打击是互联网竞争的利器。高频、刚需总是能轻松跨越品类的限制,干掉低频、非刚需的竞争对手。

而过去10年,是互联网竞争最激烈的10年。

2010年,周鸿祎倍感腾讯步步紧逼的压力,很快做了战略决策:360推出扣扣保镖,3Q大战正式爆发。

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,3Q大战是标志性的一战,堪称互联网第一次世界大战。

战役分为四个阶段:

第一个阶段,以腾讯开始强推QQ医生作为战役导火索。QQ医生和360安全卫士同属于安全领域,功能界面几乎和360安全卫士一模一样,用户的电脑容不下两个安全产品。

第二个阶段,感受到威胁的360,率先出击,推出扣扣保镖,宣称腾讯监控用户隐私。

第三个阶段,腾讯发起不兼容反击,强制要求用户二选一,要么卸载360,要么卸载QQ。

此举引发两个战斗阵营,腾讯阵营包括:百度、腾讯、金山、可牛、遨游,360阵营中包括酷狗、世界之窗、鲁大师、迅雷、快播、暴风影音、多玩、人人网。

第四个阶段,工信部介入,腾讯360和解。

而主战场之外的舆论战也同步进行的如火如荼。小道消息说马化腾怒而摔杯子,而周鸿祎则爆料腾讯早有消灭360之心。

双方也开始隔空喊话:

“这场战斗还将持续,我们坚信必将赢得用户的支持,打赢这场战斗。” ——腾讯公司董事局主席马化腾。

“腾讯这个横行的霸权即使要倾轧过360的身躯,360也一定要让这个恶霸付出代价,这就是腾讯必须要把知情权和选择权交还给亿万用户。” ——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。

最终,战役结束:360几天之内,损失30%以上用户,而腾讯的损失几乎忽略不计。

从战役的直接结果来看,腾讯完败360,以高频、刚需的即时通讯产品轻松击败相对低频、非刚需的安全产品。

但是,360一战成名,并获得网民的广泛同情,更在3Q大战之后不久,完成上市,逃脱了可能被绞杀的命运。

而腾讯,也在3Q大战之后,开启反思会。变得更加开放包容,也开启了第二次腾飞之旅。

马化腾在一封内部信中写道:

“如果没有对手的发难我们可能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、不会有这么多的反思。未来某一天,当我们走上一个新高度的时候,我们要感谢今天的对手给予我们的磨砺。”

血战之后,似乎是双赢的结局。

2010年之后,PC互联网越来越势微,移动互联网迎来了黄金时代。

— 3 —

3Q大战打的火热的同时,谁也没有注意到:一家名叫美团网的公司诞生了。

彼时大洋彼岸,团购网站鼻祖Groupon已如日中天。

2009年7月,王兴的饭否网因故障被关闭,直到2010年1月,饭否依然开张无望,于是他萌发了创建一个类似Groupon网站的念头。

于是一家在未来会挑战阿里巴巴的公司诞生了。

团购看起来商业模式清晰、门槛低,无数创业者涌入。大家都想抓住时代赋予的机遇。

一时间超过5000家的团购公司涌进来,最强的几家分别是拉手、美团、窝窝团、24卷、满座团、高朋网。

2011年,这5000多家团购网站掀起了中国互联网史上最疯狂的「千团大战」,战况空前,广告投放的起始门槛被抬高到2亿元。

王兴在其中显得异常另类,低调走的每一步都十分稳健。当竞争对手大规模烧钱之际,美团苦练内功。

一直在深度思考,高速成长的王兴,这一次不仅改掉了和投资人沟通不畅的问题快速搞定马爸爸,获得阿里5000万美金加持。

更是在前几次失败创业教训中,浴火重生。在格局、认知、方法论上远胜所有对手。

王兴清晰的看到:烧钱没有未来,只有不断提升运营效率才是出路。

时间到了2013年,这一年大量团购网站或破产或卖身。行业第一的拉手网,冲击IPO失败,其他团购网站破产的破产,出售的出售,资本市场也不在看好团购。

最大赢家只有一个:美团网。

王兴以退为进,在大家贪婪的时候克制,千团大战结束之后,美团占据50%以上市场份额。

兵不血刃的拿下团购市场之后,美团开启了新的征程。

在随后的岁月里,千团大战引发了更深远的影响。

— 4—

2014年,千团大战结束,O2O激战大幕拉开。

早在2004年,「线上连接线下、鼠标连接水泥」的预测就不绝于耳,但真正等到爆发却依赖于乔布斯07年掏出的那个小玩意的真正普及。

手机全面移动电脑化给O2O做了完美的硬件铺垫,而千团大战让广大创业者、从业者看见更广阔的机遇。

浪潮一旦袭来,要么乘风破浪要么被拍的粉身碎骨。

一时间,各种层出不穷的上门服务纷纷如雨后春笋般发芽生根:家政服务、洗车服务、点餐外卖、美甲服务、上门洗车、打车服务等等。

这是一个万物皆可O2O的时代。

O2O激战还点燃了资本市场。资本在这一刻陷入癫狂,国家同步宣布支持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更让广大劳动者做起了创业梦。

彼时,一个工作几年的小毛孩,拿着一个号称要「改变世界」的PPT就可以迅速融资几百万上千万,参加这场盛宴。

巨头们投入重兵攻打高频刚需领域,而中小创业者只能选择低频或非刚需的市场进行搏杀,即使是看起来毫无逻辑可言的项目,居然都能拿到投资。

每一个细分领域,都有无数家小公司疯狂厮杀。

2014年,这种狂热达到巅峰,催生了史无前例的烧钱大赛:打车大战。

— 5 —

2011年,在阿里刚刚得到晋升的程维,却陷入了职场常有的焦虑和沉思之中。他找到自己的老领导王刚商量创业的想法。

在王刚的支持下,很快滴滴打车成立了。

因为自己曾经有打不到车的痛点,程维就这样拿着100万的投资杀入打车领域。

2012年,早年就通过游戏发家的陈伟星在泛城国际内部孵化了快的。

而彼时,还是硅谷科技公司高管的吕传伟深感中年困惑,决定离开美国,加入中国互联网创业浪潮。

回国之后,吕传伟和陈伟星一拍即合,出任快的CEO。

时间到了2013年,打车市场风起云涌,数十家公司展开激烈角逐。

而这其中,最厉害的两家当属滴滴和快的,他们都获得了数亿美金融资,背后都有一个马爸爸。

宿命的对决,从撒币开始!

获得腾讯支持的滴滴率先开战,滴滴宣布:乘客使用滴滴打车,通过微信支付每次随即获得12元到20元的补贴。

随后快的紧急宣布:用快的打车并使用支付宝支付,每次获得13元!

是的,比滴滴多一元!

程伟星还说了一句:“不管对手怎么调整,我们永远比对手多补贴一元”。

打车大战陷入空前狂热状态,吃瓜群众在享受着几乎免费的打车福利之下,热心的帮滴滴快的计算:他们还能支撑多久!

高峰期,滴滴快的一天要烧掉数亿资金!

而在烧钱的同时,流量纷沓而来。

滴滴CTO张博自感无法扛住海量流量,紧急求援腾讯,腾讯派出精锐工程师快速重构了滴滴的服务端。

两家都没有消灭对方!但是,神仙打架小弟遭殃,两个强者还站着,身边是一堆小弟的尸体!

几十家打车公司死在了这轮大战之中,这是资本和大腿的力量。

激荡起浮的互联网10年-第2张图片-富佰万

厮杀正酣之际,谁都没注意到一家国际巨头Uber快速杀入中国市场!这是要来夺取胜利果实的吗?

外国人始终不懂中国人的文化,让人没想到的是,一夜之间滴滴快的宣布合并成为打车行业的绝对龙头。


陈伟星、吕传伟黯然出局,程维成为执掌新滴滴快的的CEO,肩负起对抗国际巨头的重任。

烧钱大战继续延续,这一次是新滴滴快的和Uber的战争。

当大家为新滴滴快的捏把汗之际,Uber却完全没有展现出国际巨头的风采。外企虽然厉害,但论烧钱还是干不过背靠阿里腾讯两大巨头的程维,几轮回合之后,认怂收兵。

很快,滴滴快的吞并中国Uber,Uber拿到股份开心离场。

这场战况空前的烧钱大战,就此结束。

— 6—

打车大战,虽然堪称烧钱之最,但要比肉搏程度,远不及外卖大战。

2009年,张旭豪还是上海交大的一名学生。身处偏僻的校区,吃饭苦难的问题让张旭豪和他几个小伙伴琢磨起餐饮外送行业,并开发了网络订单系统。

彼时,张旭豪一定没想到,这个小小的软件将成长为了一代巨头,并得到阿里的投资,和另一个巨头上演肉搏血战。

2014年,成为千团大战胜利者的王兴,获得更多融资,杀入众多领域,这其中就包括外卖行业。

同时王兴还做了一件事:摆脱阿里的控制,投入腾讯爸爸的怀抱。

2015年在腾讯的撮合下,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成立新美大,由王兴执掌。

合并后的第一把火,就烧向了外卖行业。

而重注O2O的李彦宏,也势必要拿下外卖行业,一场三国混战,不可避免的拉开序幕。

这场战争的激烈程度,超出了大家的想象。还是那个味道,烧钱补贴,吃瓜群众纷纷又过上了幸福的生活,很多人来回在多个平台撸羊毛。

几块钱吃上一顿饕餮大餐很正常,甚至偶尔不花钱也能饱餐一顿。

互联网黑暗森林法制再次应验,你永远不知道对手是谁,对手在哪。三大强者乱斗,小弟们先扑街。

战役打响之后,一众外卖小平台纷纷或破产或卖身。

环顾战场,只剩下这三家强者的最后之战。

谁也没想到,第一家倒下的强者居然是李彦宏老师。惨遭棒打而无力还手的百度外卖只好委身下嫁饿了么。

终于,迎来了王者对决!

一边是占尽先机、耕耘多年的张旭豪,背后站着阿里爸爸,一边是老谋深算、段位极高的王兴,背后站着腾讯爸爸。

双方你攻我守,大战数百回合。最后发展到员工街头互殴,画风是这样的:

激荡起浮的互联网10年-第3张图片-富佰万


最终,年轻的张旭豪败给了王兴,饿了么出售给阿里,外卖大战结束。新美大成长为超级巨头。

而狙击美团的使命棒,交到了阿里手里。

王兴的目标只能是:打败阿里,这是市场和使命感带来的必然结果。

— 7 —

2013年,戴威本科毕业,距离研究生入学还有一年时间,他做了一个不同于大多数人的选择:去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支教。

东峡镇偏远,往返小镇与县城的山路崎岖,戴威骑着一辆小破单车,突然有了一个用自行车改变世界的想法。

结束支教之后,就回到北大攻读经济学硕士,他和朋友开始酝酿这项改变世界的事业,ofo就此诞生。

2014年,汽车记者胡玮炜回到杭州虎跑,想要骑行,希望能租一辆公共单车,但办卡小岗亭关门,最后这次希望中的骑行没有成功。

在瑞典哥德堡也遭遇了租赁公共单车失败的经历,于是胡玮炜从汽车朋友圈里拉了一支团队,成立摩拜单车项目。

彼时,他们不会想到:移动互联网黄金时代结束前的最后一场大战:单车大战,将由他们主导。

身披O2O和共享经济两大光环的单车领域,一瞬之间成为兵家必争之地。没人能看懂单车市场的商业模式,但这并不影响投资者下重注。背后的逻辑很简单:互联网向来流量为王,有了海量用户再去思考变现模式。数十亿资金涌入这个被创造出来的市场。吃瓜群众再一次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,各种7天免费骑行、一分钱抢周卡,爽的不亦乐乎。

同时也催生了各种社会乱象,破坏单车、偷盗行为层出不穷,画风是这样的:

激荡起浮的互联网10年-第4张图片-富佰万


钱越烧越多,盈利的希望越来越渺茫。资本爸爸变脸极快,无数家小玩家纷纷倒下,很快主要玩家只剩下了ofo和摩拜。戴威的倔强最终葬送了跟着打拼的兄弟们变现的梦想。而摩拜委身美团,胡玮炜和一众高管套现离场。都以为单车大战就此结束之际,哈罗单车背靠阿里爸爸杀了出来。

单车创业者之战变成了巨头角逐工具,大战宣告结束。这次大战,一地鸡毛。

最后的话

这是激荡起浮的10年,也是互联网黄金10年。激战的背后,是新技术和新市场的狂热角逐。

激战过后可能是新的巨头诞生,也可能是一地鸡毛。但激战的本质意味着繁荣和生命力,也给创业者和打工者带来了机遇和发展。

今天,移动互联网红利不在,我们处在一个漫长的挤泡沫的阶段。但未来仍然可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