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“屌丝”到“打工人”,再到“蛋壳”难民,年轻人怎么这么难?

182人参与 |分类: 关注理财|时间: 2020年12月12日

这段时间,你们可能都听说了,蛋壳公寓“爆雷”了!事情闹得满城风雨,据说广州有个租户因为被要求搬走而跳楼,终结了自己年轻的生命,真的是非常可惜。到现在,至少有37万人受到影响,可以说造成了很大的社会问题。

从“屌丝”到“打工人”,再到“蛋壳”难民,年轻人怎么这么难?-第1张图片-富佰万 

要知道,蛋壳公寓是美股上市公司,也是国内最大的长租公寓品牌之一,上市前一路拿到了蚂蚁金服、高榕资本等等知名投资机构的多轮融资,可以说顺风顺水,高歌猛进,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呢?

问题也许就出在这个高歌猛进上。

首先我们要知道,国内的长租公寓基本上都是二房东的模式,从房东手里收房,装修一下再分租给房客。赚的是差价和服务费。要是它就老老实实地赚差价,自然也没有今天的后果。然而它却搞起了金融创新,用租金贷来搞资金池。

怎么说呢?

房客一次付3个月房租嫌压力大,蛋壳就让他们跟腾讯微众银行贷款,微众银行一次性付清全年房租,房客向腾讯微众银行每个月还贷款。这一步还算正常。

接着骚操作来了。蛋壳拿到微众银行的钱之后,没有把整年的租金全交给房东,而是按月给房东,剩下11个月房租的钱,蛋壳用来高价抢房源,用更低的房租出租抢房客,这样发展速度就快多了,看起来非常互联网。

问题在于,一般的互联网行业,是有规模效应的,收入快速增长的同时,单位成本在快速下降,这才有巨大的利润预期。而蛋壳做大后,成本能下降吗?不能。除非它垄断后强行涨价。所以从商业模式上长租公寓就不是一个能赚大钱的生意。

那它为什么还敢做呢?原因就是它以为跟房客收租能不停涨价,先靠贷款抢占市场再说。结果疫情来了,房子空置率变高,房租自然也涨不了,蛋壳要还给房东的钱就续不上了。

对蛋壳,你可以说它是自己作死,但是这些租房的年轻人却是无辜躺枪,他们多数初入职场,积蓄不多,今年还可能因为疫情失业,现在不但无家可归,还背上了“租金贷”这样的债务。这恐怕是他们工作后遭受的最大的暴击。

其实,这批蛋壳难民的命运并不是孤立的现象。蛋壳的爆雷自然有因为高杠杆带来的脆弱性,但是再往宏观了看,其实跟中国经济的增速下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从08年四万亿大放水开始,为了应对内外部的危机以及GDP增速下滑的问题,我们经历了好几轮放水,货币和信贷政策持续维持宽松的状态,企业当然也积累了大量债务,到2018年,监管决定终于去杠杆了,结果p2p大爆雷也是从那时候开始。那年其实长租公寓爆雷的新闻就开始经常出现了。

另一方面,虽然放了水,但是我们的GDP增速还是在2011年开始,从每年超过10%,下降到现在的6%左右。很多人不清楚GDP增速跟我们普通人有什么关系,其实,我们的GDP每减少一个百分点,对应的就会减少205万就业机会,也就是说,经济增速下滑,我们的就业机会就变少,而由于就业者竞争激烈,工作时间也会变得越来越长。

这几年的流行语“996”,也是这个问题的侧面。马云说,“能够996,是修来的福报”,刘强东说“混日子的人都不是我的兄弟”。这些互联网大佬力挺“996”的背后,有一个原因也是在经济增速下滑的背景下,企业竞争也会更加激烈,增加员工的工作时间也是节约成本的重要方式。

今年疫情以后,很多年轻人失业,中产家庭收入下降,社会压力之下,“打工人”这个新词才应运而生。而有闲钱去投资理财的中产也没有逃离这个命运。躲过了p2p,还有“原油宝”、“工行理财爆雷”、“信用债爆雷”,一个接一个的雷区。

“历史不会重复,但总会惊人的相似”,哪怕是在流行语上。上一次“屌丝”的流行,和现在的大环境就非常相似,这次是疫情造成的全球经济停摆,那次是08年次贷危机带来的全球性的经济危机,遭遇经济困难之后,全球央行都采取了大放水的方式摆脱危机,08年的四万亿,好不容易美国经济好了,欧洲又发生了债务危机,11年我们也降息降准来应对,也是那一年开始,我们的经济增速开始下滑,结束了持续几十年增长奇迹。

其实,不论“蛋壳”爆雷,还是“屌丝”、“996”,“打工人”,这些经济现象和流行语,背后都是相同的宏观经济现象。

不过,我们也不用过于悲观失望,经济有自身的周期,有衰退、萧条,就有复苏、过热,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这些内外的压力也让民间和政府都开始下定决心,放弃用房地产和信贷作为经济驱动力的旧模式,开启向以高科技代表的新经济模式。我对于中国的经济非常有信心,我们有强大的制造业、最大的消费市场和最多受过高等教育并且勤劳的人民。

或许当我们经济转型成功的那天,“屌丝”、“996”,还是“打工人”,才能真正被解放。